手游2 > 其他小说 > 铁血残明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退潮

第一百二十五章 退潮

    弘买办头砍头如麻的盛名之下,那药弩手哪还顾得迟疑,一刻也不延误,转身就往城下一箭,药弩嗖一声飞出,一头扎在人群前面的土壤当中。

    外边的人群还在叩头,被这药弩一惊,收回一片尖叫。

    药弩手额头瞬间冒出密密层层豆大的汗珠,他连脑壳都转不动,身子偏了偏,眼睛恐怖的转向庞雨。

    庞雨依然举刀看着他,“瞄高一点射。”

    药弩手差点跪在地上,他们本是杨家头的山夷易近,药弩寻常浅易用来射点小植物,然落伍城卖钱。

    此次县衙给钱帮着守城,哪知道能碰着这么个杀神。

    他飞快的开弦,抽出一支弩箭,放入箭槽的时间手抖得凶悍,那箭矢在箭槽上碰得哒哒的响,就是放不出来。

    感应眼前随时会有小我大叫一声三,然后脑壳就飞去了城墙下。

    那药弩手牙关打颤,周围的人也异常恐怖万分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乡邻赶忙已往帮他稳住弩架,很是艰辛把弩箭放入了箭槽当中。

    眼前冷冷的声响传来,“瞄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弩箭脱弦而出,划出一道低平的抛物线,一头扎入人群当中,人群立时炸窝四散逃窜。

    “何仙崖你拿着刀往西走,路上谁不射箭就砍了。”

    去世后突然一个声响道,“君子往东。”

    庞雨转头一看,原来是在城门抓讨饭人时受伤的郭奉友,正提着一支短矛站在去世后。

    庞雨赞成的点颔首,郭奉友提着矛便往东去,一起阴险的看着那些弩手射手,口中高声喝道,“不射箭者去世!阻挡者去世!”

    何仙崖则往西走去,沿途射手弩手纷纷将弓箭射出,那些启齿阻挡的人也不敢再语言。

    城下连连中箭,惹起惊叫一片,人群退潮一样往外逃窜,前面的流寇高声喝骂,从门板后走出,用刀枪拦住想转头的庶夷易近,要强迫他们又往城墙回来。

    人群在门板线前停留少焉,只听几声惨叫,前面几个庶夷易近被砍杀倒地,人群尖叫着又往城墙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刚跑得几步,城墙上的药弩和弓箭又泉源射击。

    千余名庶夷易近在中央进退不得,人群中哭叫连天,许多人又跪下对着城墙叩头。

    门板线以后一声大叫,闪出许多弓箭手,同时对着城头放箭,墙上的药弩手射程无限,不克不及跟弓箭对射,全都躲入城垛以后。

    每个门板间各闪出两三名持刀枪的红衣流寇,对着人群砍杀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流寇在前面高喊道,“两块砖就保命!”

    此时城墙的进击微弱,似乎有了挖砖这一条活门,人群发狂一样朝着城墙涌来,很快贴上了城墙,驱赶的流寇又躲回了门板以后。

    庞雨高叫道,“投石!”

    “庞班头且慢。”

    赶来的王文耀捉住庞雨的衣袖,“让他们留在城下,我们射跑前面的流寇,便可以救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庞雨一把掀开王文耀的手,“他们顶着门板,老子射不跑他们,”王文耀慌忙抓起铁锅顶着,探头出去对着城下重大的人群大叫道,“都呆在城下别动,不要挖墙,贼人不敢已往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板线那里突然射出一波弓箭,人群外沿的几名庶夷易近回声而倒,城墙下哭喊连天,纷纷拥堵在一起,想要钻到他人的眼前,争抢之下人群居然堆叠起来。

    城上有人往下扔了几块盾牌,人群争抢之下也难以应用。

    墙上的射手跟那些流寇对射起来,双方都有掩护,城上射手太少,对流寇简直构不成威逼,那些流寇射手依然不时往人群中射箭,惹起庶夷易近更大的惊慌。

    几个大嗓门的流寇一连喊道,“两块砖保命了!”

    王文耀探头大叫道,“人人都别挖,找那些破桌案挡着箭,流寇不敢已往,我们会想措施救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一个声响喊道,“班头有人撬砖!”

    庞雨在墙垛边斜斜的看出去,正悦目到几个庶夷易近高举着双手砖头,曾经往流寇那里跑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何仙崖抓起铁锅顶着,探头去看城下,只见贴墙的人都在撬城砖,人群拥堵堆叠在一起,一块城砖跌落,便会引来有数手争取,外边的人翻在人头顶之上,都要出去争抢城砖。

    何仙崖口中大叫道,“许多若干许多几何人在撬砖!”

    “投火雷!”

    王文耀捉住庞雨的手道,“弗成啊,投下去都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庞雨怒道,“他们挖了城砖,下一步就要挖夯土,城墙塌了流寇进城,那才是都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王文耀还待再说,庞雨一脚将他蹬开,紧接着抓起垛口的火雷,在火盆中杀绝引线,直接扔下城去。

    ……巨响声中,几团白烟瞬间将堆叠的人群吞没,辘集的人从中惨叫连天,残余的庶夷易近尖叫着从白烟中冲出,一部门被流寇赶回,少部门打破门板线的阻挡,在南郊胡乱逃窜。

    “几万人没打上去,想靠些乡夷易近就把城挖塌了,不知他扫地王怎生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五印寺的北墙边,革里眼眯着他的细眼,饶有兴趣的看着城下,“扫地王平白又去世些厮养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去世上千,许多这些许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张献忠阴笑着。

    革里眼接道,“听说就是一个衙役的班头在主理城防,寿州谁人方乡官凶悍,我们没打上去便而已,桐城又遇到一个衙役,衙役心这么狠,也是有些希奇。”

    “官差本就狠,那班头姓庞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用手指抠抠鼻孔,“少年人,几月前砍头当的班头。”

    “老八你昨晚可是抓人问了话?”

    “抓两个,扫地王都杀了,咱老子问了再杀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把手指从鼻孔中收出,在空中悄悄一弹,一小团鼻屎破空而去,“问得明确,庞班头带的两班狗差,城中没有官兵。”

    革里眼希奇的看着张献忠,“昨日说南墙有人穿铠甲,那也是狗差?”

    张献忠嘿嘿的笑了两声,“就是怪,狗差穿铠。”

    革里眼摇摇头也笑道,“一群衙役守城,还敢夜袭营盘。

    这班头有些兴趣,给官差做铠甲,岂非南直隶的花户都有刀枪抗税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大炮仗、磨盘也他想的。”

    革里眼展示恍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此时扫地王营中飞驰出一批马队,在南郊围歼那些逃散的桐城庶夷易近。

    革里眼无精打采的看着重大南郊道,“岂论有没有官兵,这桐城不克不及打了,前面那许多好行止,宿松、太湖、潜山无城墙,都是不艰辛的,为何在桐城多费生命,昔日我便移营往南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思索少焉道,“潜山你的,太湖我的,宿松给扫地王。”

    “何禁不住他撞去世在这堵墙上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闭着眼道,“撞不去世,他不外出口吻。

    咱老子请你们来合营,谁也别掉落。”

    此时又一支马队从扫地王营中派出,沿着官道直往南而起。

    “老八你给他留,他未必给我们留,看人家先派人去扫了潜山太湖宿松,扫得清洁了,啥也不留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头也不回,“去扫桐城四郊的,扫地王先说过。”

    革里眼一拉马头,“就是你八大王的人情,宿松给他了,老贺先行。”

    说罢便策马往自己营寨而去,二十多红衣马队随在他以后,从南郊经由时,一名追逐庶夷易近的扫地王所部流寇正好盖住马头。

    革里眼往左一带马头,两马错身而过之时,革里眼右手随手一鞭,鞭子一声脆响,那骑手被抽中面门,滚下马来一直翻腾惨叫。

    革里眼看也不看,策马拂衣而去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315jy.com/book/183/183461/55481385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/183_183461/55481385.html享用更优良的浏览体验。

温馨提醒:按 回车[Enter]键 前往书目,按 ←键 前往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便利您下次一连浏览。章节弱点?点此密告